国际医学三季报连续第三年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出

国际医学(000516,股吧)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72亿元,同比增长59.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98亿元,同比下降2357.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5.0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流出1.7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国际医学连续第三年扣非净利亏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出了。

相比之下,百度为直播电商拿出的5亿元“聚能计划”补贴无论横向对比,或是与百度自身的资金储备相比,只能算不瘟不火、投石问路。

据某MCN机构负责人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百度直播电商虽已开始对外招商,并发布了补贴计划,但对于MCN的吸引力并不大。

与头部电商及快手抖音相比,百度面临的竞争短板要更明显。一方面,百度的移动生态建设虽初见成效,但用户留存体验尚不稳固,还需持续夯实。另一方面,百度既不具备电商的供应链运营能力,亦缺少快手抖音上拥有强大“带货”能力的MCN机构和“种草”达人。

落脚到直播层面,百度也更侧重于用内容引导交易,做“泛知识”层面的直播。

一种观点认为,百度当下应继续专注夯实“搜索+信息流”两大引擎,打造更坚实的闭环,而不是在电商、直播等百度素不擅长的领域分散精力。

2020年,直播电商继续急剧增长,业界预计,阿里、抖音、快手三家的直播间GMV总和必将突破1万亿元。

当下,几大头部电商与快手抖音双方既竞争又联合,电商巨头希望依靠快手抖音引流,又担心其转移自己的主战场。快手抖音双方则既希望借势达成更多交易,又总渴望将交易留在辖区之内,同时亦深知自己并不具备独立运营供应链的能力。

国际医学主要运营以大型三甲综合性医院为主的医疗服务机构。公司医疗服务业务历经20余年的发展,自1998年西安国际医学高新医院(2002年正式开诊,2009年获批成为中国第一家社会办医三级甲等医院)筹建以来,2019年9月25日,公司又建成并开诊运营了国内最大的单体医院――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至此公司实现了旗下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高新医院、商洛医院“三大医疗服务院区”的发展布局,搭建起了跨区域、辐射中国中西部的医疗服务连锁网络,形成了中国综合医疗行业改革发展的创新模式。

因此,当下百度的核心直播电商发展策略依旧是加强百度APP及产品的“连接服务”功能为主。沈抖亦将其概括为“提升用户在百度端内的搜索及购物体验”。

6月30日,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新成立直播业务中台,负责人为原虎牙创始人古丰(真名陈罗金)。

百度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许多提问相当犀利、直接。”

根据方案,国际医学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向控股股东陕西世纪新元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发行数量不超过304,878,048股股份(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10亿元(含本数),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

追溯百度的电商历史,从极盛时期,李彦宏就对电商一直怀抱执念。

在6月的“百度开放日”上,沈抖虽再次强化了直播的战略性方向,表示直播将聚焦知识赛道,但他也将直播电商定位于“服务闭环体验”的一部分。通过直播,百度可以更多为用户提供从搜索到交易的服务,沉淀用户资产,引导用户向“度小店”的自营电商流转,进一步完善百度的生态体系。

在沈抖的解释中,百度围绕知识做文章并不局限于一时销量的提升,更多是为了打造品牌的能见度,构建软实力。

不过,流量红利转入电商并非一抓就灵。

从外部联合上,百度则侧重于将更多机构与服务商“圈”进自己的生态。例如,百度上线了服务中心,联合顺丰、一嗨租车、去哪儿、携程等外部平台,提供吃喝玩乐、旅游出行等服务,打造互联网医院,接入京东的电商体系,以这种“搜索即服务”的松散联盟形式,打造超级交付端。

对于百度在直播电商的布局,外界评论褒贬不一。

总体来看,百度目前构建的直播电商设想比较立足于自身实际,但与其他玩家相比,也显得有些缺乏进攻强度。是否可以跑通,能拿下多少阵地,尚需观察。

直播与电商是否该是百度的发力方向,不仅外界存疑,百度内部的员工对此也有诸多疑问。

2012年,百度力图超越淘宝的C2C火焰仍未熄灭,将“有啊”改组为“爱乐活”再次上线,并定位于本地生活信息服务平台。无奈,“爱乐活”仍无法独立行走,平台又先后转型为电商导购、会员制电商,均不见起色,最后也难以改变默默退出的命运。

爱贝英语将继续努力为中国少年儿童提供更广阔的平台,帮助他们掌握英语技能,成为全面发展的21世纪人才。

618期间,百度上线了宝藏四川、618好物奇遇记等直播频道,并在频道中植入了带货元素,正式切入直播电商赛道。

可见,未来百度直播电商更有可能定位于一个差异化的“营销场”,通过知识点或大V的带动,完成“种草”过程。

百度的最大优势在于流量,而在流量方面,腾讯同样不输百度,但同样无法在电商领域完全依靠自身实力分一杯羹,最终只能走向合纵连横,关键点在于:电商成功需要左手流量,右手供应链,二者缺一不可,而与腾讯相比,百度离供应链的距离还要更远。

10月26日,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了国际医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

2018-2019年,国际医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亏损3434.6万元、亏损4.6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72亿元、-3432.4万元。

国际医学财报显示,因子公司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有限公司应收医疗款项增加,公司应收账款较年初增加70.61%;因公司预付固定资产款项增加,公司预付账款较年初增加932.77%;因子公司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利息支出费用化,公司年初至报告期末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12357.96%;因公司报告期内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增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减少324.19%;此外,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较年初增加353.54%。

不过,要如何介入视频、直播、电商,用多大的战略级别、财力、精力去参与,是百度需要衡量的。

5月15日,百度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樊登读书直播间,开启了个人直播首秀,吸引了926万人次观看。

不过总体来看,百度百家号、小程序、托管页的三大支柱闭环构建作为增长的核心方向仍未改变。而直播电商目前还是与服务体验密切相关、“让百度移动生态更鲜活”的一环。

那么,从整体来看,百度上线直播电商,究竟是必行之事,还是一种“跟风”式的布局?未来,电商对于百度来说意义何在,又有多大胜算把握呢?

2015年,百度电商卷土重来。一年之内,先后上线了百度未来商店、百度VIP、百度Mall三个电商项目。

虽然从表象上看,百度涉水电商无外乎投资、补贴、导流等手段,与多数巨头无异。但仔细辨析,相对主流玩家,百度对交易已无执念,采取的策略更倾向于连接、结盟,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也要更为松散。

百度Mall则类似于天猫与京东,定位于中高端品质电商,定向邀请1000家国内外中高端知名品牌入驻,确保100%正品行货。

百度高层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目前在百度APP的搜索结果中,已有70%来自短视频内容。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百度在打造超级APP、构建“搜索即服务”的过程中,电商是天然的一环。过去几个月来,百度的移动生态构建取得了阶段性突破,股价也较低位上扬了超过50%,百度有余力适度向外拓展空间。

百度VIP则定位于返现购物平台,通过百度VIP到各大购物网站购物支付成功后,根据商家佣金比例,用户能获得购物返现,现金可提取到百度钱包或个人银行卡。这个模式虽然看似可行,但核心需要用户网购入口的支撑。而百度的用户流量与电商用户流量显然并不对等。

5月13日,在万象移动生态大会上,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明确表示,直播将是百度接下来的重点发力方向,并宣布百度将拿出5亿元补贴,打造一千位明星主播,上线“聚能计划”。

李彦宏亲自回答了这一提问。在他看来,直播已经是众多用户高频使用的工具,成为了互联网的功能性产品,从结构考虑,百度也必须介入。

2010年,追逐B2C的春风,百度与日本乐天联合注资5000万美元组建合资公司,上线了“乐酷天”商城,继续在电商的征途上挺进。

这样惊人的比例,无疑意味着消费者的关注趣味已经发生了迁移,百度的搜索产品及生态协同必须对此有所体现。

更值得一提的是,用户不仅喜欢被视频种草,也更倾向于阅读视频信息。

“有啊”迟迟不见起色,同时期凡客、京东等B2C电商开始强势崛起。2009年,百度大幅削减“有啊”的流量及预算,直到2011年4月“有啊”宣布关闭。

不过,百度的搜索功能和业务相对独立,且仍具备独立的流量获取能力。除了在信息流产品层面与字节跳动存在重合,百度的其他业务与头部玩家尚不形成直接交火的竞争关系。

不过,这三个项目与百度的历代电商的命运相似,均在运营一年多后,即先后陷入运营困难,悄然关闭。

过去两年,虽然直播火热,但毕竟还没有集中爆发出引导消费的巨大势能。据统计,2017年,直播带来的GMV约为200亿元;2018年则上升到了1400亿元;2019年,这一数字暴增至4300多亿元。

但过去十年,中国的电商竞争何等激烈。百度试图用“轻资产”模式撬动资源,但与在电商中九死一生的阿里、京东厮杀,又缺少支付工具的设计和支撑,必然要败下阵来。

7月3日,百度资本领投全渠道物流服务企业上海发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加码物流服务。

从2019年5月百度开启大规模组织变革以来,每隔一段时间,百度内部就会举行面向全体员工的直播,类似“开门整风、言者无罪”的部门总监会,由李彦宏、沈抖等高层在会上集中回答员工的提问。

其中,未来商店主要销售时下火热的智能硬件产品,并为厂商提供智能评测、资金支持、用户试用等服务。

外部如火如荼,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头部电商,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核心玩家都赌上了身家,阿里、京东、拼多多、快手均直接投入了百亿补贴。

混乱的直播电商战局中,百度也“不甘示弱”地奔赴战场,短短两个月内,进行了一系列动作。

作为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的国内大型医疗服务集团,国际医学以大健康医疗服务和现代医学技术转化应用为主业,公司于1993年8月9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简称“国际医学”,股票代码“000516”,是陕西省和西北地区第一家上市公司。

“百度应不应该做直播?”“百度做直播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同?”是最多被员工提及的问题,不少员工把直播和电商看作是百度的又一次跟风之举。

2008年,阿里对百度封锁链接,开始构筑自有电商的护城河,也让百度失去了来自阿里网店的商品点击抽佣。同年,百度上线“有啊”,主打与阿里类似的C2C模式,目标是在3年内超过淘宝。

在百度APP的直播频道中,目前主要包括时事、教育、健康、财经、情感、游戏等六大版块,以信息和知识为主。上线的地球漫游计划、水下有什么等系列直播,也都围绕在信息与知识这一核心点上。

眼下,头部电商和快手抖音在直播电商的竞争事关存亡;百度的核心功课仍是着力搭建移动生态体系,同时推动AI能力的快速商业化。而直播电商仍是一个移动生态的补充完善型产品。

6月22日,百度完成了对消费品排行榜“盖得排行”的投资。交易完成后,百度持有盖得排行约26.06%的股份,成为最大单一股东。

一度,“乐酷天”被寄予厚望。但与日方两年多的合作中,百度与乐天对公司的控制权起伏不定,矛盾频发。双方的内耗严重影响了平台的运营质量。两年中,“乐酷天”亏损了1亿多元,最终百度彻底退出商城。

百度的核心是一家“技术基因”公司,在供应链与运营层面,缺乏经验。对此,百度自己也非常了解,因此更多采取的是向产品提供导流工具,一旦涉及到供应链运营时,则寻求与有经验的零售商合作。

百度高层人士也向《中国企业家》表示,百度在小程序、直播中的电商交易主要听从客户意愿,并不强求其在“度小店”等百度的自建生态中去完成。

十余年间,百度在电商领域屡战屡败。深究其原因,其实与腾讯相似。

在今年5月的总监会上,员工的提问弹幕在李彦宏面前的屏幕上快速滚动,这些弹幕全员可见。

数年来,百度对AI核心技术的投入不吝数百亿元;与之相对,百度还未将直播电商真正上升到事关命门,或者有十足把握的战略范畴。

2020年,在疫情等综合因素的催动下,直播带货全面爆发,成为上半年的商战关键词。顶流电商、短视频、社区巨头均向直播带货投入重兵。阿里与抖音明争暗斗,字节跳动成立独立电商部门,阿里对外组建联盟;京东与快手在618期间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一时间江湖风高浪急。

2007年,百度成为中国PC端流量霸主后,即成立了电商事业部。历经十余年,百度的电商梦如阿里的社交梦一样,频频折戟,屡败屡战。

当下,百度再战直播电商,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头部玩家构筑的壁垒早已更加深厚。即便吸取过往失败经验,百度亦必须采取差异化竞争的策略。

在近期曝光的一份百度直播内部“聚能计划”大V名单显示:钟南山、李兰娟、马未都、樊登、雷军等知名人士均在列,百度打造知识型直播的意图非常明显。

虽然近期,字节跳动屡屡布局搜索,但其本身的目的更多是为了指向内部产品、抬升自体广告收入,而不是与百度正面对标。某种程度上,这也为百度留出了独立思考和完善的空间,让直播电商能按照自己的步调发展。